图库维权样本调查:6平台撤诉率过半获赔与索赔额可差20倍

  在盗图泛滥的当下,图库平台主动出击无疑为摄影师们“撑了腰”。但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图库平台的维权也不能操之过度、过于逐利,避免不合理利用或者浪费司法资源。

  1月1日至4月17日的裁判文书数据显示,以原告身份发起诉讼的图库平台有8家,起诉案件的样本总量为573件。

  其中,Imagemore 为143件,东方IC为94件,视觉中国、优图佳视、全景网因平均每月公开判决书超过100份,均选择100件案件作为观察样本。另外,低于30起案件的平台有包图网29件,摄图网为6件,我图网1件。

  8家作为原告的平台均有撤诉行为,撤诉率超过50%的有6家平台,分别为Imagemore、优图佳视、包图网、摄图网、全景网、我图网。其中,包图网、摄图网、我图网撤诉率超80%,视觉中国和东方IC撤诉率为44%、36.2%。

  此外,汇图网与昵图网在取样时间内并无作为原告的起诉案件,二者分别有6起和1起被诉案件。汇图网被诉的6起案件中,2起被撤诉,为撤诉的4起案件均败诉,败诉率达100%。昵图网的1起被诉案件,后被原告撤诉。

  10家图库平台所涉案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和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2个案由占多数,还有少量案件为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被诉企业所在行业及区域存在一定集中分布情况。从行业分布来看,排名前五的分别是科技、旅游/文化、医疗/健康、金融/ 贸易、广告/传媒,占比分别为40.6%、11.3%、8.9%、8.5%和6.6%。其他被告则来自食品、房地产、教育、制造业等行业。

  从区域分布的前三名来看,被告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的案件分别有130起、87起和69起,占比分别为22.6%、15.1%和12%。

  从被告被指侵权使用诉争图片的渠道来看,新浪微博和被诉企业官网成为图库平台最常发现的被侵权图片使用渠道。

  其中,超过 50%的被侵权图片均发布在新浪微博的平台有 3 家,分别是 Imagemore、视觉中国、全景网,各占比约为 73.3%、71.4%、66.7%。 全部通过被告官网发现被侵权图片的平台为包图网、摄图网,优图佳视则有 90%的被侵权图片同样存在于被告官网。Imagemore、视觉中国、全景网 3 家平台的被侵权图片等于或超过 20%在被诉企业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此外有少量被侵权图片登载于 APP 端。

  在走完审判流程的案件中,南都记者发现图库平台败诉的案例十分少见。6家平台的胜诉率达100%,分别是视觉中国、东方IC、包图网、摄图网、昵图网、全景网。Imagemore和优图佳视的胜诉率分别为96.8%、95.2%。

  据统计,7家发起维权诉讼并胜诉的平台中,平台方提出的单张图片平均索赔金额在7000元至12000元之间,单张图片平均获赔金额则在1500元至2500元之间。 其中,Imagemore、优图佳视、视觉中国、摄图网的提出的单张图片索赔金额平均值在10000元至11500元之间。

  对比之下,法院支持的赔偿金额也存在一定的规律性。从样本数据来看,Imagemore、优图佳视、东方IC、摄图网4家平台单张图片平均获赔金额为2000元或以上。视觉中国、包图网、全景网3家平台的单张图片平均获赔金额在1500元至1900元的区间内。

  包图网曾起诉上海某艺科技公司侵权使用了包含9张图片作品的《整套中国风企业文化画册》,并提出了共计270000元的索赔要求。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公司向原告赔偿的总金额为13500元,索赔金额与获赔金额之间相差20倍。

  而在汇图网作为被告且败诉的4起案件中,原告提出单张图片平均索赔金额为38125元,最终汇图网赔付单张图片平均金额为10000元。

  图库平台在维权时,通常会采取“一案多图”或“一图多案”这两种方式。前者是在同一案件中一次性涵盖所有侵权图片,后者则是以一张侵权图片发起一个诉讼。

  在Imagemore诉东某快报社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Imagemore“一次性”诉称东某快报社在其官方微博的配图中使用其享有版权的20张图片,最终平均每张图获赔2120元。

  而在Imagemore诉广州某信息科技公司的维权案中,Imagemore 发起了19起诉讼,每起案件的案由均为著作权侵权纠纷,单张图片索赔金额和获赔金额均一致,分别为10000元和1400元。

  面对图库平台的起诉,被告通常从图片获利数额、图片所属权、索赔金额等多个方面进行抗辩。

  “未盈利”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条抗辩理由。以优图佳视诉厦门某恩心理咨询公司侵害其著作财产权纠纷案为例,被告在面对共计1万元的索赔金额时表示,被指侵权的图片转载自百度公开文献的原配图,转载该文章仅用于学习交流,并未有任何商业宣传与实际获利。

  以Imagemore诉华某紫竹药业公司的著作权纠纷案为例,华某紫竹药业公司辩称,涉案微博是该公司委托第三方公司运营的,涉案作品是该运营方上传。公司在与第三方签订委托合同时,明确约定运营方不得使用侵犯他人权利的作品,华某紫竹药业公司据此认为已经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并无主观过错。

  除此之外,被告也常常会提出图库平台的索赔金额过高,主张赔偿金额无法律根据或与市场价格不符。以全景网诉某辉旅行社为例,面对全景网提出的10000元索赔要求,某辉旅行社辩称该金额极不合理。按图片市场价格,单张图片的价格约在15至30元,原告官网上的标价也仅每张25元至60元。

  在面对图库平台的起诉,有被告会直指原告未采取有效技术措施防止他人用图,存在通过诉讼方式营利的意图。

  以优图佳视诉北京思某智库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为例,被告答辩称原告在发现有涉嫌侵权的事实时,并没有及时的通知被告,对损失的扩大也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被告无从得知网络上公开状态的某张未标注版权人的图片的权属或被侵权状态。

  在深圳某力电池公司在与全景网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一审被判侵权后提起上诉。上诉内容提及,全景网在全国各地发起数千场诉讼,是牟利行为,是为了谋取垄断市场地位,限制、排除市场竞争。

  Imagemore也曾在维权时遭被告质疑是否有职业索赔的嫌疑。被告称,Imagemore主张权利的图片中并无明显的水印提示著作权信息,或标注不得下载或转载的提示。平台完全可以用技术手段进行图片标注进行收费或者关闭下载资源。

  通过梳理维权案例,研究员总结了图片版权案件审理中的三大焦点问题。首先就是如何确定一张图片的版权归谁?

  通常,法院会根据图库平台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诉争图片的公开发表证明及相关授权证明文件等证据,来确认诉争图片的著作权人。

  在认定被告存在侵权用图的情况后,下一个关键点就是如何确定赔偿的金额?在大量的图片维权案件中,原告通常无法拿出可证明其实际损失或提供被告的侵权所得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会综合考虑诉争图片的性质、受关注程度、独创性程度、使用方式、图片面积大小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部分个案显示,在图库平台批量发起诉讼的情况下,法院可能会在综合考虑律师的工作量后适当减少原告主张的律师费等维权开支。

  除了直接侵权用图的被告,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往往会以第二被告的身份对簿法庭。在全景网与深圳某力电池公司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全景网诉称,某力公司在新浪微博侵权使用图片。法院认为,涉案微博并非处于新浪微博的显要位置,平台未注意到并无过错,此后经核实已删除该图片,履行了适当注意义务。在全景网的100起维权案件中,研究员发现新浪微博成为第二被告被起诉的案件高达72%。

  而在东方IC起诉百度公司的数起案件中,百度辩称涉案作品转载自百家号,其提供的是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但法院并未支持这一说法,认为百度公司在其运营的网址之家网站中使用涉案作品,但涉案作品的发布网址亦为网址之家的相关网址,在百度公司认可涉案作品系其转载自百家号、网址之家系网址导航网站的情况下,其提交《百家号平台服务协议》无法证明网址之家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